首页>科学迷踪> 换头手术,转机在何方?
换头手术,转机在何方?
来源: 小精灵儿童网站  2015-05-11 00:00:00  责任编辑:橘子  www.k618.cn
内容提要:我梦见自己坐在教室里。现在,即使一个普通人也明白,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。

  引子

  我梦见自己坐在教室里。

  一位教授推门而入,他既没有在腋下夹着一本教科书,也没有打开电脑准备放映幻灯片。他示意我们开始上课,然后问道:“你们觉得科学的目的是什么?”

  同学们尴尬地互相看看,读书久了,学的东西越来越多,“科学”俩字反而显得有些遥远。不少人私下里自嘲说:“我们不生产科学,我们只是科学的搬运工。”换言之,就是个讨生活用的技能。

  当然,这些话实在不好放在台面上说。于是,有的说,为了造福人类;有的说,为了服务祖国;还有的说,为了减少病人的痛苦。

  教授摇摇头:“你们说的这些都是技术,不是科学。科学其实没有那么明显的功利性,它很多时候就是为了满足人类的好奇心,为了尝试某种可能。”

教授说完,在黑板上写下三个大字——“换头术”。

  我从神话里来

  换头术对于人们来说,早已经不是件新鲜事了,实际上,它是隔三差五就被拿出来重新炒一遍的新闻。比如曾有一则假新闻闹得沸沸扬扬,该新闻报道说,美国的罗伯特.怀特博士表示“所谓换头术,是指把一个人的脑袋移植到另一个人的身体上——我不敢说,换头术明天就能成功,但今年内获得成功几乎是肯定的事。”1

  头脑移植术是噱头吗?在这件事上,普通民众和专业人士,展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:前者极其热情,后者分外冷静。

  科学上来不得半点虚假,即使是讨论“一种可能”。天马行空、不着边际,与科学预言之间也有很大区别。

  “那么,关于换头术的历史应该从何说起呢?”教授说,“从1816年的一个黄昏说起。”

  在瑞士日内瓦湖畔的一幢住宅里,四个人围坐在另一边轮流朗读神怪故事消闲解闷。这其中有拜伦勋爵,有雪莱,一位医生,还有雪莲的妻子玛丽。有人提议每个人自己编造一个恐怖故事,雪莱夫人苦思冥想,却什么也没想出来,不过这并不妨碍她留名青史。因为数日后,她做了一个噩梦,梦见一位科学家,将肢解的尸体缝合起来,并且通过雷电给与其生命。2

  这就是著名的《弗兰肯斯坦》,它被誉为现代科幻小说的鼻祖。它大概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试图用“机械的方式”描述生命。换言之,生命不再是神的禁区,它是可以被认知、被创造的东西。

  无独有偶,东方也有对于换头术的憧憬。蒲松龄在《聊斋志异》里,就写了一个名为《陆判》的故事。一位书生的性格豪放,学习很刻苦,然而他的性情驽钝,文章一直写不好。巧合之下,他结识了陆判官——一位地府的神明。这位判官从冥府之中千挑万选,选出了一颗慧心,帮他换上,从此书生的文章就变得极其出色。书生激动之余,又请求判官帮自己的妻子换一副长相。判官先去找来一颗美女的头,然后掏出匕首,将他妻子的脑袋割下来,最后把美女的头按上去。

  他妻子醒来之后,“觉颈间微麻,面颊甲错,搓之,得血片,”,大惊之下拿水清洗,“引镜自照,错愕不能自解”。

  这个故事的神奇之处在于,“陆判”不但帮她换了一颗脑袋,而且保留了她原本的思想和记忆。现在,即使一个普通人也明白,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。

小学二维码banner.jpg
【本文责辑:橘子】